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49 次

陆再奇

第510期

六、宣城桓氏第六代桓振、桓亮考

宣城桓氏第六代史载男十一人、女一人,分别是:平南将军、镇南将军、江州刺史、湘州刺史桓亮,义兴郡王、辅国将军桓濬,西昌县王桓邈,豫章王桓昇,宁都县王桓放之,襄城太守桓洪,作塘侯桓诞,镇西将军、荆州刺史桓振,临沅县王桓穉(zh)玉,中书令、吏部尚书桓胤,桓尹,史载不详;桓石虔女,晋桂阳太守、章武王司马秀妻。

桓振(?—410),祖父征西大将军桓豁,乃大司马桓温之弟,父亲冠军将军桓石虔,叔父桓楚武悼帝桓玄。桓玄败身后作为其继任者,自称“桓楚皇帝”,领导桓楚余党对立东晋,终因兵败战死。

桓振勇猛过人,勇冠三军,每次交兵都瞋目进击,没有人敢阻挠他,其勇敢善战为宣城桓氏宗族第一人,但凶恶凶狠,胡作非为。桓玄任荆州刺史时,桓振任扬武将军、淮南太守,后迁江夏相。因名声欠安,桓玄称帝后没有重用桓振。元兴三年(404)闰五月三日,与叔叔桓谦夺回桓氏宗族发迹地——江陵。入城后,斩杀投晋的荆州别驾王康产及南郡太守王腾之。传闻堂弟、桓玄之子、六岁的桓昇被斩首,十分愤恨责问晋安帝司马德宗,并欲杀之,在桓谦极力劝止下,晋安帝才逃过一死。闰五月六日,桓振在江陵宣告桓玄“驾崩”,追谥为“悼武皇帝”。《资治通鉴•晋纪》载,桓振叹曰:“公昔不早用我,遂致此败。若使公在,我为前锋,全国缺乏定也。今独作此,安归乎。”七日,桓谦将玉玺还给司马德宗,并率百官朝见,供认晋朝复辟。司马德宗录用桓振为都督八州诸军事、荆州刺史。桓谦复为侍中、卫将军,加江、豫二州刺史。司马德宗身边,均为桓振亲信。桓振自以为无忧无虑,纵意酒色,肆行诛杀。桓谦劝桓振引兵下战,自己把守江陵,桓振不从其言。

西征将领刘毅等传闻桓氏重夺江陵,建议进攻。刘毅首要霸占巴陵(今湖南岳阳),斩杀桓氏旧将王稚徽。何无忌、刘道规二将在马头(今湖北公安西北)打败桓谦,在龙泉(地处江陵之北)打败桓蔚。面临刘毅、何无忌等连战连胜。桓振主动出击,在江陵城西灵溪斩杀敌军数千。桓振在打退刘毅的西征军后,又打败了东进的益州军,斩益州将领柳约之。桓振以桓蔚为雍州刺史,镇襄阳。可是,梁州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刺史桓希护卫汉中失守,桓希被毛璩斩杀。十月,车骑将军刘裕安排第2次西征,兵分两路,一路由刘毅统领,沿长江西上,连克鲁山城(今武汉汉阳)、偃月垒(今武汉武昌)、巴陵,打败桓家老将冯该;另一路由鲁宗之统领,南下进攻襄阳。元兴四年(405)正月,雍州刺史桓蔚逃回江陵。刘毅与两军,南北照应,夹攻荆州。

《资治通鉴•晋纪》载,桓振挟制晋安帝出动军队屯据江津,差遣使节恳求割据江、荆两个州,以送回安帝作为交换条件。刘毅等人没有容许。辛卯(初九),鲁宗之在柞溪将桓振的部将温楷打败,进屯纪南。桓振留下桓谦、冯该镇守江陵,率部与鲁宗之决战。刘毅等人又在豫章口打败桓氏主力,桓谦匆忙和桓蔚、桓怡等桓家兄弟,以及何澹之、温楷等弃城出逃。晋安帝司马德宗和琅琊王司马德文被遗弃在江陵城中,摆脱了桓家的操控。刘毅率部进入江陵,捉住卞范之等人,悉数杀掉。桓振回师,望见城中大火四起,知道江陵现已被攻陷,只得逃走。戊戌(十六日),晋安帝大赦全国,改年号为义熙,只要桓氏宗族的成员不加原宥。因为桓冲专心忠于王室司马宗族,特别赦免了他的孙子桓胤。桓冲之子桓谦、桓豁之子桓石绥、桓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石虔之子桓振相继称帝。晋安帝录用鲁宗之为雍州刺史,录用毛璩为征西将军及都督益梁秦凉宁五州诸军事,录用毛璩的弟弟毛瑾为梁、秦二州刺史,毛瑷为宁州刺史。桓家老臣卞范之江陵城沦陷后被刘毅斩首。老将冯该在石城被刘怀肃杀戮。桓谦、桓怡、桓蔚、桓谧、何澹之、温楷等人逃奔后秦,被后秦主姚兴收留,得到暂时的安全。

义熙元年(405)三月,桓振自郧城(今湖北安陆)出兵突击江陵,荆州刺史司马休之败走襄阳,桓振自任荆州刺史。建威将军刘怀肃从云杜(今湖北京山县新市镇)带兵敏捷赶到,在江陵之北沙桥与桓振打开决战。桓振身中数箭之后,被刘毅的部将广武将军唐兴斩杀,晋军从头夺回江陵。五月,桓玄的余党桓亮、苻宏等人,裹胁大众,侵扰为祸当地郡县,被刘毅、刘道规等人带兵歼灭。

桓亮(?—405),桓济之子。元兴二年(403)七月,荆州刺史桓伟卒,南阳郡相桓石康接任荆州刺史、西中郎将。九月,南阳太守庾仄见桓玄为楚王、加九锡,趁桓石康没有正式接任荆州刺史之机,聚众起兵抵挡,突击桓玄部下雍州刺史冯该,冯该败走。庾仄有七千多人,设坛祭七庙,宣称征伐桓玄,江陵轰动。

桓亮于罗县起兵,自号平南将军、湘州刺史,攻讨庾仄。南蛮校尉羊僧寿与桓石康联合攻击被庾仄占有的襄阳城。庾仄败退后,桓亮被长沙相陶延以擅自乘乱起兵斥逐收编。《晋书•桓玄传》载:“长沙相陶延寿以亮乘乱起兵,遣收之。”一起,被其叔父桓玄迁徙至衡阳,其共谋桓奥等被诛。

桓玄篡晋称帝,树立桓楚,次年兵败被杀。桓亮及桓振、桓谦等子侄仍四处领兵扰袭荆州、湘州、江州、豫州等地。桓亮自号江州刺史,攻击豫章,被江州刺史刘敬宣打败。《资治通鉴•晋纪》载,“桓玄兄子亮自称江州刺史,寇豫章,敬宣击破之。”义熙元年(405)正月,桓亮再次聚众于长沙,自号镇南将军、湘州刺史。《世说新语•桓亮传》载“(桓亮)杀太宰甄恭及前衡阳太守韩绘之义等十余人”。五月,桓亮攻陷湘州,杀郡守、长史等数人。后在与荆州刺史刘毅部作战时,被广武将军郭弥斩杀于益阳。

爱微游

七、宣城桓氏第七代及后续考

宣城桓氏第七代,史籍仅载有楚武悼帝桓玄之孙、北魏襄阳王桓诞(472-—492)之子桓晖、桓叔兴及东晋征虏将军、江州刺史桓修之孙、桓尹之子桓崇之,其九世孙为唐中宗时宰相桓彦范。《新唐书•宰相世系(五上)》载,晋宣城内史桓彝生子桓冲,桓冲生子桓修。桓修生子桓尹,桓尹生子桓崇之,桓崇之七世孙桓法嗣,郇王府谘议从军。桓法嗣生子桓思敏,少府丞。桓思敏生两子,长子桓彦范,唐中宗朝宰相;次子桓臣范,京兆尹。桓臣范生子桓庭昌,刑部郎中。

八、宣城桓氏宗族文学考

清人赵翼《廿二史札记》卷五“累世经学”条指出:“古人习一业,则累世相传,数十百年不坠。盖良冶之子必学为裘,良弓之子必学之箕,所谓世业也。工艺且然,况于学士大夫之术业乎。”广州大学曾大兴教授对先秦至辛亥革命期间我国6769名文学家地理分布考证后以为:东晋时,宣城就已产生了桓温、桓玄两位文学家。宣城桓氏宗族文学,除玄言诗外,所著文章多与军事有关,且以章表奏议为主。宣城桓氏宗族文学,除玄言诗外,所著文章多与军事有关,以章表奏议为主,风格平实高雅。两晋之际,桓彝广交名士,位列八达,“雅好辞章,谈论辨,懂事义”, 与其时闻名文人王导、阮放等人往来过甚,常常参加文学创作活动,为晋明帝“咸见亲待”,只惋惜撒播至今仅存作于太宁二年(324)的《上疏乞宣城郡》一文。

桓温,有文武识度,其玄言诗成果较高,在东晋文学上占有杰出的位置。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均载:“《桓温集》二十卷。”《通志》载:“晋大司马《桓温集》四十三卷,《桓温要集》二十卷。”清代严可均辑佚的《全晋文》卷118录入有桓温的表、疏、文、笺、书共18篇,其《檄胡文》《荐谯元彦表》等为东晋名作。《檄胡文》全文以四言为主,开篇即曰:“胡贼石勒,暴肆华夏,齐民涂炭”,文辞直白,文风刚健,事理了解。“一朝荡定,拯抚百姓,即安本乡,训之以德礼,润之以玄泽,”表达了作者激烈的爱国之情。《文心雕龙》点评桓温《檄胡文》赞曰:“桓公檄胡,观畔尤切,并壮笔也。”桓温不只好文学,精书法,《宣和书谱》称其“颇长于行草”“字势遒劲,有王、谢之余韵,亦其英伟之气形之于心画也”;并且特别喜爱音乐,《和平御览》卷46引《宣城图经》载:宣州白纻,在县东五里,本名楚山,桓温领妓游此山,吹打好为白纻歌,因改为白纻山。”

桓温《大事帖》

桓温幼子桓玄文思敏捷,《全晋文》录入了其著作35篇。《世说•文学》注引《晋安帝纪》载,桓玄“文翰之美,高于一世”。太元末年(396),桓温逝世后,朝廷以桓温有不臣之迹,对其一向疑而不必。桓玄《上疏理谤》以明其志,开篇即“周公大圣而四国谣言,乐毅王佐而被谤骑劫,《巷伯》有豺兽之慨,苏公兴飘风之刺”的前史典故阐明历代正直忠正的人都受过谣言谴责。对其父桓温辅佐朝政,不只不被了解,反而被视为不臣之迹,以商朝太甲、汉代昌邑为例进行比照,阐明其父的劳绩比伊尹、霍光还高。“太和之末,皇基有潜移之惧,遂乃奉顺天人,翼登圣朝,明离既朗,四凶兼澄。向使此功不建,此事不成,宗庙之事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岂可孰念!昔太甲虽迷,商祚无忧;昌邑虽昏,弊无三孽,因兹而言,晋室之机危于殷汉,先臣之功高于伊霍矣。”让人读来颇觉其有惊人的胆略和辛辣的文风,直击问题的要害。

元兴元年(402),司马元显下诏征伐桓玄,命刘牢之为前锋都督,桓玄率兵下,发布的《讨司马元显檄》,开篇直指司马元显天分泼辣,悖离朝礼,僭越名分,不合法征役,遗祸人世。《文心雕龙》赞其“气盛而辞断”,《世说•文学》载,桓玄初并西夏,领荆、江二州,二府一国。于时始雪,五处俱贺,五版并入。玄在听事上,版至即答版后,皆粲然成章,不相揉杂。”并且常以音乐激起作诗的创意,唐欧阳询《艺文类聚》卷六十八《仪饰部•俗说》曰:“桓玄作诗,思不来,辄作宣扬,既而思得,云鸣鹄响长阜,叹曰:宣扬固自来人思。”此外,桓玄颇有形而上学涵养,《世说新语•文学》引周祗《隆安记》曰:“玄善言理,弃郡还国,常与殷荆州仲堪整天谈认不辍。”《隋书•经籍志》载,桓玄曾著有《周易系辞注》二卷,惋惜散佚。

除桓温、桓玄父子外,《全晋文》辑桓氏著作最多者,当属桓冲,总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计六篇,且都是章表。《表救凉州》作于桓冲与苻坚对立时期,全文条理清晰,用词谨慎又不失文采。《上言吉挹忠节》,魏兴太守吉挹死节一幕,选用四五句式,趁热打铁,“会襄阳失守,过情懊丧,加众寡势殊,以致陷没。挹辞气大方,志在不辱,杖刃推戈,期之以陨,将吏持守,用不即毙,遂乃杜口无言,绝粒而死。”言语悠扬动听,令人读之不觉动情落泪。宁康三年(375)上表晋孝武帝司马曜纳王蕴之女法慧为后,盛赞王法慧“天分和婉,四业允备。且盛德之胄,美善先积。”并以大禹在涂山娶妻,夏朝从此光亮;妊姒嫁于周室,姬姓然后昌盛,阐明纳法慧为后的重要性。全文用词瑰丽,长于比兴,其文学功底由此可见。

桓冲子桓谦,元兴元年(402)任左仆射,上疏《奏止百僚拜陵》,《世说新语•品藻》八十八条载:“旧以桓谦比殷仲文。”又注引《晋安帝纪》曰:“仲文有器貌才情。”桓温弟弟桓秘,稀有才华,不伦于俗,“与谢安书及诗十首,辞理可观”。桓温侄子桓石秀“幼有令名,风味秀澈,博涉群书,尤善老庄,常独处一室,简于应接,时人方之庚纯,甚为简文帝所重”;桓嗣“稀有清誉”;桓胤“稀有清操”;桓石虔“超捷绝伦”皆有可观,纯然名士家风。

宣城桓氏宗族文学存世稀有,与桓玄称帝失利,宗族被诛联系极大。如我国文选学研究会会长曹道衡《中古文史存稿》所言:一个宗族在昌盛的时侯,更能为子弟发明研习学术和艺术的条件,及时至式微,往往流离四散,不会有闲情高雅。式微之后,其子弟从师、结交及触摸图籍的条件,也必会受限制,使之较难获得成果。另一方面,一些昌盛的宗族因为社会位置进步,其著作易于传达和留存,相反地,衰落的宗族因为贫贱而著作亦难于得到人们的注重,文集亦难于撒播和得到著录。

《晋书》对宣城桓氏宗族赞曰:“矫矫宣城,贞心莫陵,身随露夭,名与云兴。虔豁重世,冲秀双美。国赖忠臣,家推文人。振武谦文,寻邑为郡。归之篡乱,曷足以云。”

宣城桓氏宗族世系表

参考文献:

1.【西汉】司马迁,《史记》,中华书局1959年版

2.【东汉】班固,《汉书》,中华书局1962年版

3.【晋】陈寿,《三国志》,中华书局1959年版

4.【南朝宋】范晔,《后汉书》,中华书局1965年版

5.【南朝宋】刘义庆撰,【梁】刘孝标示,余嘉锡,《世说新语笺疏》,中华书局1983年版

6. 【南朝梁】沈约,《宋书》,中华书局1974年版

7 . 【唐】房玄龄,《晋书》,中华书局1974年版

8.【唐】李吉甫,《元和郡县志》,中华书局1983年版

9.【唐】余知古,《渚宫旧事》,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

10.【唐】杜佑,《通典》,中华书局1988年版

11. 【北宋】司马光,《资治通鉴》,中华书局1956年版

12.【北宋】李眆等撰,《和平御览》,中华书局1960年版

13.【南宋】王应麟编,《玉海》,清光绪十年(1884)重刊本

14. 【元】马端临,《文献通考》,中华书局2006年版

15.【清】顾祖禹,《读史方舆纪要》,中华惠若琪-原创宣城桓氏宗族续考(下)书局2005年版

16.【清】纪昀等编,《四库全书》(文渊阁本),上海古籍出书社1987年版

17.【清】李兆洛编,《纪元编》,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

18.【清】严可均,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,中华书局1958年版

19.【清】陈梦雷编,蒋廷锡校,《古今图书集成》,中华书局、巴蜀书社1985年联合出书

20.【清】王夫之,《资治通鉴》,中华书局1975年版

21.【清】嘉庆《宁国府志》,黄山书社2007年版

22.民国《当涂县志》,黄山书社2011年版

23.民国,罗振玉编,《校增纪元编》,民国铅印本

24.陈寅格,《金明馆丛稿初编》,三联书店2001年版

25.吕思勉,《两晋南北朝史》,上海古籍出书社1983年版

26.王素:《试述东晋桓彝之功业》,《我国史研究》2005年第1期

27.杨恩玉:《东晋宣城内史桓彝墓考辨》,《东南文明》2010年第1期

28.田余庆:《东晋门阀政治》,北京大学出书社1989年版

29. 吕肖霞:《东晋门阀政治中的桓氏父子》,《南京晓庄学院报》2004年第20卷第1期

30.丁振伟:《关于东晋桓氏宗族的几个问题》,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

28.李园园,《汉晋龙亢桓氏研宄》,安徽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年

(作者系宣城市档案馆副馆长,市前史文明研究会副秘书长)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